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化与教育
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上海理工大学:给“青椒”腾出成长空间

信息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8-11-19 09:53:04 作者:王烨捷

每月拿着几千元的薪水,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界租房、工作,工作单位要求你是一名“博士”,要有海外留学经验,要能发表N多篇SCI论文,最好还有一堆学术头衔……这样的生活和工作,你会接受吗?

而这,正是当前很多高校青年教师的真实写照。拿着不高的薪水,却有可能要承受“非升即走”的科研、教学工作压力。“挣得少还不怕,就怕论资排辈,始终当不上副教授、教授。”一名刚刚从高校离职进入外企科研团队的青年教师告诉记者,“青椒”最缺的是成长空间。

日前,在上海理工大学,记者见到了一些“土博士”。他们没有海外留学经历,进校时没有优青、杰青、青年千人的“帽子”,却在学校提供的“沃土”中迅速成长。34岁的彭滟通过青椒擂台赛破格成为上海现代光学系统重点实验室的正教授,33岁的王光强通过“思学计划”在讲师职位上拿到了副教授层级的工资,39岁的周新丽评上“沪江学者”直接享受教授待遇……

上海理工大学分管人事工作的副校长孙跃民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找人事处处长谈谈有关“青椒”扶持的问题。他分管人事的4年时间里,这所学校40岁以下的“青椒”数量占到所有教师数量的45%左右,“青椒”占比以每年1~2个百分点的速度上升,成为学校教师群体中的中坚力量。

“他们最有活力、创新力,思维活跃,可塑性强。”孙跃民说,如果“青椒”群体过得不好、不开心,那一所学校就没有生机、没有活力,同时也“没有未来”。

一段时间以来,对一名青年教师能否“破格”的判断依据都来自于各种“帽子”。比如,拿到青年长江、杰青、优青、青年千人的“青椒”可能一下子收到好几所学校的offer,他们往往可以根据学校制度破格成为教授、副教授。

但孙跃民认为,仅以“帽子”论英雄的做法未免过于单一,“除了学术、论文水平,青年教师还有人才培养、文化传承、社会服务方面的能力,也应该体现。”因此,近年来上海理工出台了一系列多角度评价青年教师的政策措施。

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青年成长空间够不够,二是青年有没有地方住得舒适、价格适中。

学校相继出台了针对35岁以下青年教师的思学计划,针对工作满3年首个聘期优秀青年教师的志远计划,针对有志去海外进修青年教师的乘风计划,针对特别优秀青年教师的青椒擂台赛。

思学计划的获得者,可以得到每月增加2000元生活补贴的优待,他的岗位工资可以跟副教授持平;志远计划的获得者,除了拿到各种科研优惠政策外,每月能多拿3000~5000元的补贴;乘风计划获得者,可以有为期两年的海外进修机会,每年拿到20万元补贴。

如果表现优异,拿到“沪江学者”,那么一名青年教师可以在编制不够的情况下,“低职高聘”——副教授聘为正教授,享受与正教授同等待遇,名片上直接印上“特聘教授”;待此后编制出现空缺,第一个增补为正教授。

学校人事处副处长杨爱玲告诉记者,沪江学者计划自2014年实施以来,一共“低职高聘”了25名青年教师,其中14人已转为正教授。

孙跃民说,学校力争让35岁以下“青椒”中的60%都能享受到各种扶持政策。

很多事情,在青年教师心里,真不是钱的事儿。比如在评教授这个问题上,按照相关规定,要副教授满5年,在教授职位编制有空缺的情况下,一个副教授才有可能评上教授。“满5、有空缺”缺一不可。

在一些学校,符合“满5”条件的副教授很多,到了确定谁能当选“教授”的关键节点,就要召开一个由学校多个评审委员会共同组成的评议会了。会上,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每个委员支持的人选各不相同,也有“年轻人有的是时间、先等等”的情况存在。大多数情况下,年轻的副教授通过这种方式评上教授的概率并不高。

但在上海理工,年轻人还有一条完全“凭本事说话”的晋升渠道存在。自认为在学术、工程、教学3个领域中任何一个领域很牛的青年教师,都可以报名参加副高青椒擂台赛。擂台赛拿奖的青椒,在副高升正高的道路上,可以缩短1~2年时间。

他们不需要有多少篇SCI论文、多少个国家级、市级课题,而只需要有“代表性成果”一个即可。“一篇重要的论文,就可以上来打擂台。”孙跃民介绍,选择打擂台的老师多数都是不戴“帽子”的,但往往他们赢了擂台赛后,“帽子”也跟过来了。比如今年通过擂台赛评上正教授的两名青椒,就在比赛后拿到了国家级基金的课题资助,“有本事,没帽子,照样可以破格”。

上海现代光学系统重点实验室的教授彭滟今年34岁,她在2016年时就通过擂台赛破格成为了正教授。“我属于‘土博士’,但这并不代表我比海归差。”彭滟告诉记者,在上理工,大家都“凭本事说话”。这也是为什么她在获得很多奖项、课题后,拒绝不少学校抛来邀约枝而要留在上理工的最主要原因,“不是钱的事儿,也不是说上理工完全没有缺点,而是这里能让你找到认可和存在感。”

记者注意到,彭滟所在的太赫兹团队,平均年龄只有36岁,却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太赫兹研究室。此外,上理工的食品研究团队也全球排名靠前,平均年龄37岁。

孙跃民特别提到青年教师“引育并举”的工作思路,“着眼青年教师的培养和成长,不能为了个别牛人,放弃大多数想干事的青年教师。”他大致算了一下,学校总体办学经费中约有10%的费用用于支持青椒成长的各种计划、房贴增长等。

青年教师对于这种支持的回报是,很多人在没有“帽子”的情况下拿到了市级、国家级的各项荣誉,并愿意踏实留在学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