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最高检官网被仿建?检察官:警惕含乱码的非正规网址

信息来源:正义网 发布时间:2017-11-29 10:48:19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审结一起利用虚假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等非法网站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案件。据悉,此案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来,海淀区法院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判刑的第一起案件。

  低价仿建假官网

  2015年10月间,被害人李某在海淀区武警总医院内,由于登录虚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等非法网站,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李某发现自己被骗后报警。

  经公安机关侦查发现,2015年6月,胡某通过QQ、网上贴吧等渠道发布“可以低价建站仿站”的相关信息,巫某(另案处理)看到后便主动联系胡某,让胡某仿做一些网页。随后,巫某便买来域名将做好的网页上传到服务器,胡某则按照巫某的要求随时对网页进行修改。巫某在供述中表示,自己前后总共建过十几个假冒的最高检网站,截至案发前还在用的就有三四个。

  据胡某供述,自己帮巫某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工商银行网银界面”“博狗网站博彩网页”以及其他一些境外网页。巫某要求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工商银行网银界面”的网页做好后,又加了一些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网页加的是查询《通缉令》的链接;‘工商银行网银界面’网页加的是登记网银信息记录的链接,能够窃取客户登录网银的所有密码等资料。”胡某表示,其在假网站上添加的导航被单击后会弹出一个表格,需要用户填写姓名、身份证号、银行账号、密码、绑定手机号等内容,而这些信息填写提交后巫某便可以看见。

  由于巫某要求网页和链接要能够防止正规网站拦截,胡某就在所有链接上采用技术手段,设置了能够规避某些浏览器的防火墙。记者采访了解到,巫某在开始建假冒最高检网站时,租赁了一台多IP地址的美国服务器,其靠对外租赁假冒的最高检网站一共赚了10多万元。胡某帮巫某做网页每次收费600到2000元,修改网页每次收费200到300元,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工商银行网银界面”收费均为2000元。

  李某由于登录虚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等非法网站,共被骗走约24万元。

  2016年9月29日,海淀区检察院以胡某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在庭审中,胡某对海淀区检察院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提出异议,认为其在被警察抓获前,并不知道自己实施的是违法犯罪行为;其主观上认为巫某是国家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只是让其测试网站的用途,并不知道涉案网站是诈骗网站,而且自己只是制作了网页而没有设立网站,域名和服务器都是他人自行设立。

  对于胡某的辩解,法官认为,无论是从涉案仿冒网站设立方式的非正常性,仿冒网站获取访客个人金融账户名称、密码等私密信息的隐蔽性,还是从仿冒网站对于网络杀毒防护软件拦截功能的规避行为,胡某均能够认识到该仿冒网站极有可能是用于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就这一点而言,并未要求他有超出常人的认知能力,而且他本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中也表明是存在侥幸心理才铤而走险,所以这一点辩解法院没有予以采纳。”法官说。

  法院经审理认为,胡某利用信息网络设立用于实施诈骗犯罪活动的网站,行为已经触犯刑法修正案(九)第29条的规定。该条明确规定,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因此,本案胡某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最后,法院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判处胡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

  警惕含乱码的非正规网址

  记者发现,在司法实践中,利用虚假网络进行非法谋利的案件不在少数。有些假网站以色情内容为诱惑,在用户登录后,自动将拨号软件下载到用户手机上,该软件自动连接国际长途,使拨号上网的用户支付高额电话费。类似的还包括一些在网页上安装木马程序的假购物网站。用户进入这些网站后,输入在正规网站注册的用户名和密码,网站就会获得该用户所有保密信息。还有一些虚假购物网站以“超低价”或“海关查没品”来吸引消费者,在消费者付款之后他们便更换网址。

  “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是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新增设的罪名,主要惩处包括本案这种设立用于实施诈骗的网站等在互联网上实施的、帮助其他犯罪活动的行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应用和普及,传统犯罪出现了网络时代的新特点,在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很难完全查清网络犯罪的全链条、全过程,因此刑法修正案(九)才新增了这一罪名,以解决现实问题、更好打击犯罪。”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白磊接受采访时表示。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的入罪以“情节严重”为标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法律事务部主任张立文表示,可以从传播面和违法所得数额方面综合考虑认定“情节严重”。从传播面角度看,网站被点击数、注册账号数可以反映网站的传播面,也可以作为认定“情节严重”的标准。一些从事诈骗活动的犯罪分子会申请很多近似的域名而指向相同的网站,即使某一虚假域名被发现后注销,还会有其他域名正常工作。故可以考虑以相关网站、域名的数量认定“情节严重”。同理,群组的个数和成员账号数也可以作为认定“情节严重”的标准。从违法所得数额角度看,非法利用信息网络设立网站、通讯群组或者发布信息,可能获取广告费、会员注册费或者其他违法所得。因此,可以考虑以违法所得数额作为衡量“情节严重”与否的标准。

  “本案中涉及的IP地址是美国的IP地址,网址使用的域名也是数字拼凑起来的。真正的官网一般不会用没有规律的数字做域名,不会对安全防护软件做拦截,更不会把网站放在美国的服务器上。除了警惕包含乱码的非正规网址外,还要注意,任何司法机关不会将类似通缉令、针对个人具有强制效力的正式司法文书张贴公布在公开网站上,所有司法机关作出的具有强制效力的决定都必须是正规的书面纸质版本。在送达这些书面纸质版本文书时,也都是由持相关证件的执法人员依法送达。任何司法机关都不会电话或者网络通知公民通过银行或者网络转账。”白磊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