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大之声
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人大之声” 第130期

信息来源:福建日报2016年6月22日第5版 发布时间:2016-06-22 17:50:45 作者:林智岚

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组成部分,也是非物质文化资源。福建籍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调查发现,城市里的年青一代较少使用方言,学好方言、用好方言的意识淡薄,方言退化已有明显的迹象

救救方言 守望乡情

本报记者 林智岚

 

年轻人不大会说家乡话了 

李礼辉是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老家在福建莆田,每年春节长假,他通常都回家乡陪母亲等亲人一起过年。但在莆田老家,有一种现象让他十分困惑。

    “住在市区的亲朋好友变得越来越爱说普通话了,反倒是常住在北京的我说莆仙话方言,而常住在莆田的他们却宁愿说普通话。”李礼辉说,更令他惊诧的是,年青的一代,从孩童到青少年,有许多人不大会说家乡方言了。除了不标准的简单几句问候语外,他们难以用方言叙事说理,更说不来方言俗语。家乡的传统戏剧他们看不懂,也谈不上喜欢。家乡的传统习俗对他们而言只是年节的热闹,他们并不理解也不想去了解。

    莆田方言是莆仙话,使用人口有300多万人,在南方方言中不算多。年青一代方言退化的情况是否有一定的普遍性?李礼辉特地委托广东、福建、安徽、湖南、江西、浙江、江苏、四川等地的朋友,分别了解粤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徽语、湘方言、赣方言、吴方言以及西南官话等方言区的情况。

    李礼辉发现,农村居民日常生活基本使用方言,城里的中老年人说方言的多,但城市年青一代方言退化已有明显的迹象,其中小的方言区比大的方言区严重,大中城市比小城市严重,南方方言区比官话方言区严重。城市里的一部分青少年不常说,以致不大会说方言,从小离开原籍的青少年大部分不会说家乡方言。城市家庭中,年青一代与父母的沟通较少使用家乡话,部分家庭由于父母双方的方言不同而不讲方言。城市小学、中学不教方言,部分学校实际上禁止方言。在职场中,人们来自五湖四海,不讲方言成为不成文规定。城市里青少年在公共场合讲南方方言的,在广东多一些,在其他南方方言区比较少。四川的方言属于西南官话,分布地区广阔,目前仍相对普及。

    调查之后,一种担忧涌上李礼辉的心头:多少年后,那些承载着厚重文化的美丽方言会不会逐渐衰落甚至消失?

方言承载厚重的文化密码

    “方言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它是地域文化的载体,表达地区的文化特色;也是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传承宝贵的文化遗产;还是植根于民间的文化形态,具有深厚的民间文化土壤。”李礼辉深有感触地说。

    方言所体现的地方特色是普通话无法比拟的。例如东北方言,与东北人豪放、直率的性格相当吻合,“二人转”如果离开东北方言,那一定无法“转”动。例如莆仙话用“拗手骨”表示“不给面子”,用“三岁两秋”表示年龄幼小,用“程咬金三下斧”讽喻某人本领低下,用“嘴尖”比喻“多嘴多舌”,用“花嘴”比喻“花言巧语”,都十分生动贴切。

    在各地的戏剧、曲艺、歌谣中,方言文化更是源远流长。莆仙戏如果离开了莆仙话,一定会失去传统的文化意味。例如“陈三磨镜”(意指“另有目的”)、“益春留伞”(意指“借物留人”)、“周坚替死,夏莲补缺”(意指“有人做了替罪羊,有人走了好运”),这些传统剧目中的情节转化成民间谚语,韵味悠长。

    李礼辉认为,语言文化既是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其本身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南方方言还保留了不少古代汉语的特征。例如,莆仙话把“我们”“你们”“他们”称作“我辈”“汝辈”“伊辈”,把“昨天”“今天”称作“昨暮”“今旦”,把“女婿”称作“子婿”,这些应都源于古代汉语。

尽早着手保护和推广方言

    “普通话只是通用的汉语,并非用来取代方言,不能因此而丢弃方言。说方言,并不影响普通话的学习和使用。”李礼辉说,“闽南语、粤语、客家话不仅仅通行内地,台湾地区、东南亚和欧美地区许多华人社群也在用。因此,方言也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提升国家软实力的语言工具。”

    方言需要代代相传、代代相承。如果任由年青一代方言退化,那么方言势必趋于湮灭。如果只有偏远农村教育程度相对低的人们说方言,而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居民放弃方言,那么方言的文化品质将逐渐劣化,进而趋向没落。

    语言是人类文化的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每种语言都能表达出所在民族的世界观、思维方式、社会特性以及文化传承、历史内涵等,都是人类珍贵的无形遗产。当一种语言消失后,与之对应的整个文明也会消失。当今处于弱势的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强势语言、全球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危险之中。

“我们应该尽早着手保护方言,抢救濒危方言,保护弱势方言,如此才能传承地域文化,促进社会安定。”李礼辉呼吁。他建议:国家制定保护方言的政策,完善法律法规,地方政府制定实施细则;加强方言的调查和研究;中小学不再禁止方言,并适当安排方言教育;地方电视台、广播电台重视推广方言;在城市的一些公共空间实行普通话和方言双语播报;建立方言博物馆。

相关新闻>>>

仙游征招方言发音人留存正宗“仙音”

陈国孟

本报讯 (陈国孟) 从仙游县语言文字委员会获悉,仙游县近日面向社会征招仙游城关、枫亭方言发音人,地方普通话发音人和口头文化发音人,为千年古邑留存原汁原味的“仙游话”。

    随着时代的发展,各地方言在语音等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保护方言资源迫在眉睫。教育部、国家语委于2015年初启动了“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主要通过对调查点方言和地方普通话发音人进行纸笔记录、录音、摄像等方式,将采录的数据以数字化方式存入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永久保存。

仙游话与莆田话合称莆仙方言(又称兴化方言),俗称“莆仙话”。在汉语方言特别是福建诸方言中,兴化方言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保存着较多的唐以前中原古汉语。为挖掘最地道的仙游方言,保护传承仙游本地语言与文化,仙游县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仙游县教育局此次特向全县征招仙游方言发音人。要求仙游城关点的方言发音人必须是土生土长的仙游城关人,讲的是地地道道的仙游城关话;枫亭点的方言发音人必须是土生土长的仙游枫亭人,讲的是地地道道的枫亭话;且本人未在外地长住,家庭语言环境单纯,父母、配偶均是当地人,讲当地方言。其中老年发音人要求只具有小学或中学文化程度,不选择大专及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

“大手牵小手”,提升中职教育水平

本报记者 林智岚

在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杨爱民、缪亚扬、林贤学代表提出《关于进一步发挥优质中等职业学校示范引领作用的建议》,指出当前我省部分中职学校办学条件一般,办学质量不高,还有一些中职学校达不到教育部设置的标准,且多数分布在欠发达地区。

    为了增强服务产业转型升级的能力,加大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力度,代表们建议省教育厅出台可操作性强的“大手牵小手”具体帮扶措施。发挥国家级示范校的引领作用,帮助专业设置相当的一般中职校提高师资队伍、专业课程设置和学生技能培养水平,促进各县市早日实现至少办好一所中职学校的目标。

    省教育厅十分重视,专门召开会议进行研究,积极吸纳代表的建议并采取措施。首先,对未达标的中职学校采取兼并、托管、合作办学等形式,确保2018年本区域内所有中职学校均达到规定建设标准。在达标中职学校基础上遴选产生了54所学校作为重点培育对象,平均每所学校投入2000万元财政资金,计划用5年时间,建成50所示范性现代中职学校。第二,从2016年起,推动各设区市和行业性职业院校开展职业院校联盟建设,发挥高职院校、国家和省级中职示范校的引领作用,通过“大手拉小手”,开展深度校际合作。第三,加强监督与保障。2016年起,省政府将把中职学校达标建设情况纳入对各设区市(平潭)政府年度教育绩效考评指标,督促检查各地相关工作落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