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工作 > 综合报道
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为了让农田水利设施建设管护活起来

——永定区人大常委会调研农田水利设施建设管护纪实

信息来源:福建人大网 发布时间:2017-08-09 17:16:04 作者:刘锦华

农田水利是农业生产的命脉,水利事业功在当代、利泽千秋。加强水库、灌溉渠道建设管理不仅是重视三农工作,解决群众实际困难、保障粮食安全的需要,也是加强生态建设、保护的需要,水库和水渠常年保持水流畅通,对沿线的生态保护是一个非常好的提升和促进。近年来,永定区为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市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和发展一系列文件精神,加大了水库建设、病险水库除险加固、防洪堤建设等,不断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抗灾减灾能力和服务民生能力,水利建设取得一定的成效。但是,一些小型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运行现状还令人担忧,配套设施差、保障程度低、农田抛荒等问题还不同程度的存在。

为了让农田水利设施建设管护活起来,4月份,永定区人大常委会成立了农田水利设施建设调研组,调研分四个小组进行,24个乡镇全覆盖。调研组成员行走在水库、山塘、沟渠,入农家访农户,察实情,找症结,同时召开区、乡镇人大代表、乡村干部的座谈会,会诊农田水利设施投入、管护存在的弊端和不足,共商管护责任主体落实,资金投入方式等。

通过调研发现,大部分水库设计建设当初主要用于蓄水、农田灌溉功能发挥不够,而发电、水面养殖等对外发包造成与农田用水存在一定矛盾,水库的公益属性与承包者的利益时有冲突,水库管理、调度受到影响。如古竹寨下水库因过度养殖,水库水质受到严重污染;下洋凹上水库周边养殖,同样也造成水质污染,湖面布满水浮莲,所建的管理房、养殖设施低于水库正常蓄水的水位线下,存在安全隐患。大部分水库未进行清淤,影响水库的蓄水能力。

永定全区农田水利工程已配套渠道6000多公里(其中百亩以上的渠道1329公里),仅防渗2740公里,55%以上的渠道未进行防渗,渠道淤积、渗漏严重,尤其是山田、上排田或水尾田时常缺水,水的有效利用率不到50%。如古竹寨下水库左灌渠年久失修,已失去灌溉功能;湖雷增瑞水库按设计要求可灌溉到白岽村,但水只能到达上北村,嘉华设施农业只能打井取水,农业生产成本提高;下洋凹上水库设计可灌溉面积1100亩,实际灌溉600亩,有3公里水渠需要修复;抚市三角塘水库干渠阳大山段冲毁多年,至今没有修复。个别山塘淤积、渗漏严重,蓄水保水能力低,其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甚至成为防汛的安全隐患,如西溪四联村赤寨山塘坝前坡受洪水冲刷比较严重,形成了深度约3040厘米的侵蚀沟和2个水蚀洞,涵洞底部出现少量渗水,成为防汛工作中的隐患。

问题出在哪里?617日在永定区第十七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进行热烈讨论。部分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认为农田水利建设好像都是政府的事,自主的管护意识不强,且全区尚未形成一套良好的运行管护机制。农经委主任阙海荣说。调研中发现,有成立农民用水户协会的村由于管理和维护经费得不到保障,没有正常开展工作。汛期该区每年都会遭受台风、暴雨等灾害性气候的侵害,由于缺乏常态化的农田水利设施管护模式,水利设施遭受破坏后,由于得不到及时维修,小病酿成大病,最终影响区域大面积的排灌。

补齐这块短板,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调研组成员形成共识,搞好农田水利建设,关键要调动基层政府、社会力量和农民群众的积极性,改变长期以来重建轻管、管而无效导致工程不能长久发挥效益的不良局面。把管理权交给社会和群众,由项目区群众组建用水户协会履行管理主体责任,确保工程持久良性运行,充分发挥工程最大效益,解决农田水利最后一公里问题。要更多运用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带动等方式,引导和鼓励农民投工、投劳,形成水利为群众、群众办水利的良好局面。建议区政府要把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公共财政投入重点。要严格落实从土地出让收入中提取2.5%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等政策,加强对水利建设的金融支持,通过财政以奖代补、奖补结合以及优惠贷款、财政贴息等方式,引导、带动社会资金加大对农田水利的投入。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国文说。

创新“科学规划、共同实施”的整合机制。全区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存在多部门投入、投资分散,资金整合不够,无法整体推进,存在重复建设、重建轻管等现象,同时乡镇、村因自身财力困难,配套资金、投工投劳不足是造成农田水利化程度低的重要原因。高起点、高质量制订农田水利规划已显得尤为重要,按照“统一规划、统筹项目、各投其资、各负其责”的原则,整合水利、土地整理、农业综合开发、烟田基础工程等项目资金,集中用于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做到连片治理、整体推进,有效发挥各类资金最大效益。

创新产权明晰、权责一致的管护机制。针对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国家管不到、集体管不好、农民管不了”的问题,应遵循“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谁管理”的原则,严格界定各类小型水利设施的产权,落实管护责任主体,由重建轻管向建管并重转变。建议探索采取“民建、民管、民有、民营”的模式,逐步把农民用水户协会培育成为用水和管水主体,赋予农民更多自主管理职权。“在区财政资金有限,大包大揽不现实的情况下,从机制突破,鼓励支持成立农民用水户协会,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建议区政府按成立一个农民用水户协会给予补助5000元的办公设备费用,并列入财政预算。如对管护成效明显、有计收水费的协会进行加倍奖励,并且奖补资金直接到协会。区人大常委会苏贤添主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