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全球金融危机下的新能源商机

信息来源:福建人大网 发布时间:2009-02-04 16:42:00 作者:门户网站管理员

 

    随着世界经济的逐渐衰退,能源金融发展中的问题已日益显现出来。国际能源形势的多变性,对全球能源金融安全构成了严峻的挑战。能源金融作为世界各国政府所密切关注及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已被提上议事日程。

      业内人士曾做过测算,若石油价格保持在50美元以上时,“煤制油”项目便有利润可图。

能源和金融密不可分

    “能源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金融的问题,两者之间是互动关系,比如,金融对于能源发展起到促进作用,能源可以快速发展,但如果能源发展出现问题,则很容易导致金融出现问题。”世界能源金融大会主席何世红说。

    的确,对能源投资项目的评估关键在于其预期现金流和回收期,高油价在保证能源风险投资的未来现金流上无疑有关键作用。油价越高,回收期就越短,未来现金流也就越可观。

      对于我国目前能源业的发展,何世红表示,中国是一个能源大国,也是一个消费大国,我们能源的开发量,可以说这几年才刚刚起步,除了煤炭资源现在开发的基本上比较火热以外,电力、石油天然气等大能源里面也是走在前面的,并且很多再生能源和新兴能源的开发都在紧锣密鼓地探索或者是开发过程中。

绿色能源产业全球性崛起

    美国瞄准再生燃料大做文章,英国面向太空发展核能与风能,德国在生物中寻找再生燃料……能源向绿色可再生方向发展成为世界能源金融市场的大趋势。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报告显示:2007年,世界各国对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总额比2006年增加60%,超过1480亿美元,预计2012年将达到4500亿美元,2020年将超过6000亿美元。报告指出,对清洁能源的投资不断增加,充分显示出各国对能源安全的关注。

    基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战略意义,我国于2006年施行了《可再生能源法》。随后,《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等相关配套政策法规陆续出台。

    在20089月举办的第十届中国科协年会环境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其励提出,到2050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将替代煤炭和油气,有望满足全国43%的能源需求。他将这个目标概括为可再生能源发展路线图,即可再生能源将逐步由补充能源提升为替代能源、主流能源乃至主导能源之一。

    因为有太大的空间,也就有了太多的未知。如今我国的能源开发工作从技术到实用从政策到市场都有很多的空白。这也就留给了外资很大的利润空间,同时对我们本土的企业留下了很大的风险和矛盾。

全球金融撬动下的能源转型

      能源战略的转型成为当务之急。其中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焦点。

      而能源产业作为资本高度密集型产业,其可持续发展,往往与金融政策的支持以及金融资源的配置密切相关。因此,虽然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为我们展现了美好的未来,然而新能源产业发展也面临一些现实困难,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初期投入资金需求很高。

      据了解,近年来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每年达300亿美元以上。联合国报告称,全球转向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资本2005年高达800亿美元,而在2006年也高达1000亿美元。投资者2006年在这个行业上倾注的资本,与2005年同比增长了43%,新能源也因此成为最热门的投资机会。

      就在一个月前,以石油业务发家的美国亿万富翁布恩·皮肯斯公布一项新能源计划,准备投入上百亿美元在美国建造世界上最大的风力发电场。无独有偶,此一周前,中国内地首富杨惠妍之父杨国强亦宣布正进军新能源领域,以个人身份投资20亿元开发“煤制油”项目。这些举动被形象地描述为“富翁围猎新能源”。

      其实无论如何,这些举动对于新能源产业的开发来说,都是好消息:资金问题已经不是发展的瓶颈,剩下的就看开发成本和预期收益了。

      就国内来看,随着《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的实施,我国的能源产业发展已进入新的战略转型期。据统计,“十五”末,中国能源行业的中长期贷款余额达到13496亿元,约占全部能源行业总负债的45%,能源金融也必将随之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618日,中美签署了《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此次对话的主题关键词是两个:金融和能源。而将于11月份开幕的“世界能源金融大会”,中心议题也是“全球能源开发与金融合作”。

      由此可见,由金融而带动的能源转型已经浮出水面。能源和金融,注定成为一对互相依存的统一体,共同应对不期而至的全球性能源恐慌!

环境压力催生新能源浪潮

      目前,北京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以燃煤为主的特大城市之一。去年,北京市能源总消费量达到4000万吨标煤,在全国各大城市中,仅次于上海,位居第二。在北京能源消耗中,煤炭和焦炭所占比重高达41.5%。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大量直接燃烧原煤是造成北京大气环境污染的重要原因。

      而北京,只是我国环境治理的一个缩影。

      我国是世界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但以煤为主的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不尽合理,煤炭比重太大,带来了巨大的环境压力。据了解,2000年,我国一次能源生产量达到10.8亿吨标准煤。尽管我国太阳能、风能、地热等新能源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但原煤仍高达9.98亿吨。煤炭污染成为我国环境污染的重要因素。因此,如何使新能源代替旧能源已经成为全国环境治理的首要任务。

    面对污染的压力,我们也看到了希望的火焰,一种以氢气为能源的燃料电池轿车下线,北京奥运会期间,有500辆这种新能源车投入奥运服务。作为我国第四代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这种氢燃料轿车真正实现了零污染。这款车加一次氢燃料可以跑300多公里,最高速度可达每小时150公里,这批燃料电池轿车动力性能增强,整车的可靠性、耐久性较前三代有明显提升。

    面对国际间的激烈竞争,中国势必会在旧能源引发的污染问题上采取有效措施,也同时会大力发展新能源,还中国一个碧水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