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论海峡西岸经济区循环经济的发展

信息来源:本网 发布时间:2009-02-02 16:29:00 作者:张春霞 苏时鹏

 [摘要] 发展循环经济,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本文分析了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循环经济的必然性、现有基础以及存在的问题,并就如何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提出了政策建议。

[关键词] 海峡西岸经济区;循环经济;发展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On circular economy development in the economic zone on the west side of Taiwan Straits

Zhang Chun-xia, Su Shi-peng

Abstract: Developing circular economy is an important approach to construct resource saving and environment friendly society and realiz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article discusses inevitability, foundation and existing problems of circular economy development in the economic zone on the west side of Taiwan Straits, and then gives some suggestions.

Key words: the economic zone on the west side of Taiwan Straitscircular economydevelopment

 

 

循环经济是一个经济学概念,企业内部、企业之间、区域之间的循环合作主要是在市场机制调节下进行的,因而发展循环经济更应侧重经济区域而非行政区域。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是福建省委省政府在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的大背景下,积极学习 “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经验,应对新时期的发展挑战,为培育福建区域核心竞争力而做出的与时俱进的战略抉择,促进两岸经济技术交流和合作,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具有重要作用。目前,它的持续发展面临着严重的资源与环境约束,发展循环经济是其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一 发展循环经济是海峡西经济区的现实选择

() 发展循环经济是解决海峡西岸经济区持续发展的资源与环境约束问题的必然选择

首先,经济的快速增长增加了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量。近年来,福建经济快速增长,近5年全省经济生产总量年增长率平均达10.5%2004经济生产总值达6053亿元[1]。经济增长趋势预示着海峡西岸经济区在未来10-15年内将面临着巨大的发展任务。在制度与科学技术不变的情况下,经济的增长主要取决于劳动力与资本,而A. SmithT. MalthusD. Ricardo的研究表明劳动的过度增加很可能会陷入“马尔萨斯陷井”[①]。由此可见,资源与环境是社会财富增长必不可少的支撑条件,正如威廉·配弟所说的,“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只不过现在的“土地”应该包括一切的资源与环境。在技术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巨大的发展任务必将增加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

其次,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全面小康建设增加了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200318日福建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省政府工作报告”又明确提出比全国提前三年实现小康,即2017年全省经济生产总量为2000年的两番,达17000亿元(按2000年不变价计算),万元GDP能耗降为0.8吨标准煤,约为2004年的2/3[1]。另外,全面小康不仅要求经济发达,还要求生态良好、环境优美与社会和谐,而目前福建的生态退化与环境污染等已经比较严重,与全面小康的要求相差较远,若要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就需要不断改善现有的生态环境状况,这从另一个角度增加了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

根据福建全面小康建设的战略部署以及经济发展趋势,利用Paul R. EhrlichI=P´A´T(其中,I为环境影响;P为人口;A为人均产出或收入;T为技术系数,即单位产出的环境影响)[2]公式分析福建实现海峡西岸经济区全面小康的资源与环境约束问题。设G= P´A表示经济总产出,2004年的值为参照,均为1可对发展模式做出四种情景假设,如表1所示。第一种,继续延续传统的发展模式,环境负荷(资源消耗量、污染物排放量)将是2004年的2.8倍,环境容量所难以承受;第二种,按福建全面小康社会指标体系中所规划的要求,单位经济生产总能耗降为现有水平的2/3,那么环境影响仍然将是现在的1.5倍,资源与环境问题仍然是社会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第三种,要想保持现有的环境质量(难以达到全面小康的环境标准),就必须使单位经济生产总值能耗降到现在的1/3,即万元经济生产总值能耗为0.4吨标准煤;第四种,在实现既定经济发展目标的同时,总体的环境影响降为现在的一半,环境质量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明显改善,单位经济生产总值能耗降到现在的1/6,即万元经济生产总值的能耗为0.2吨标准煤。只有第四种模式才能从各个方面满足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的需要,但为此而进行的产业改造任重道远。系统结构是决定系统功能的主要因素,改变经济系统的结构能更有效地经济系统对资源与环境的作用和影响。改线性经济结构为循环型经济结构是海峡西岸经济区必然的选择。

1  福建经济增长对环境影响的情景分析

Table1. scene analysis on influence of economy increase on environment

年份

经济生产总值(G

单位经济生产总值的环境影响(T

环境影响

G*T

提高资源生产率的倍数(1/T

2004

1

1

1

1

2017

 2.8

1

2.8

1

2/3

1.9

1.5

1/3

1

3

1/6

0.5

6

第三,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产业类型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很大。如福建是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主体,福建产业对资源与环境的依赖性很强,产业结构中资源依赖型产业占据了很大比重,据专家估算,福建产业中直接以本省特定自然资源为原料、特定自然环境为依托的行业占65%以上,依靠自然资源生活的人数占全省总人口的80%以上[3]。这表明,区域产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然资源与环境,而产业发展存在一定的路径依赖,因而,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必然需要大量的资源与环境作为支持。

第四,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阶段将增加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2004年福建重工业增加值与产值均占工业增加值与产值的52.9%,高出轻工业5.8个百分点;从增长速度来看,2000年至2004年重工业增加值的年增长率分别为18.4%16.3%23%27%27.1%,平均高于轻工业增加值年增长率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福建的工业已经开始呈现出明显的重化工业化特征。但与全国相比,福建的重工业化水平较低,重工业产值所占比重低于全国67.59%水平约14.6个百分点,而重化工业化是经济发展难以逾越的一个阶段[3],因此,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工业必将进一步重化。目前,海峡西岸经济区中石油化工、机械制造、船舶修造等战略型产业集群均为重工业;正在积极筹建的电厂等重大项目也是重工业。由此可以预见,在未来的1015年中,海峡西岸重工业的比重将不断增加。而传统重工业的主要特征就是大量消耗、大量废弃与大量污染,这些又将进一步增加对资源与环境的需求。

       
  文本框: 图1 福建工业增加值增长率
            Fig.1 increase rate of value-added of Fujian industry
              文本框: 图2 重工业增加值所占比重
            Fig. rate of value-added of heavy industry

第五,资源与环境总体形势不容乐观。一方面,区域自然资源相对贫乏,现有可持续供应的重要资源相当有限。海峡西岸经济区人多地少、无油少煤少气、矿产资源不足,许多重要资源人均占有量远远低于全国发展水平。人均土地和耕地分别只有全国平均的44%40%,能源自给率只能达到40%,全省35种主要矿产资源保有储量至2010年可满足或基本满足需要的只有17种,2020年降为4[3]。另一方面,生态系统的承载量相当有限,难以承担更多的生态负荷。海峡西岸经济区虽是我国东南沿海绿色屏障,但也是我国东部生态脆弱保护区域,山多坡陡,地理呈马蹄形,西北高、东南低,水系错综复杂且自成体系,多季风暴雨,土层薄,内陆大气环流难以扩散,陆域与海岸生态系统都很脆弱,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另外,域水土流失、酸雨、水体污染、生物多样性减少等区域生态问题日益严重,生态与环境整体上仍呈恶化态势,生态负荷已经十分沉重,难以为发展提供更多的生态空间。

() 发展循环经济是海峡西岸经济区在资源环境协作博弈中的必然选择

以上分析了区域自身的资源与环境约束问题,当区域自身的资源与环境难以满足持续发展的需要,可以在更广阔的区域寻找与利用替代资源,如日本利用全球资源来支撑自身的发展。事实上,在资源与环境日益稀缺的情况下,区域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同样面临着与相邻区域竞争资源与环境的问题,关键是在与长三角、珠三角的协作、竞争与博弈中,寻找和培育自身新的核心竞争力。在市场经济中,资源总是流向高效率者,一般情况下,综合利用率越高,资源的利用效率越高。因而,资源与环境总是流向的综合利用能力高的地区和企业。目前,与长三角、珠三角区域相比,海峡西岸经济的资源与环境的综合利用能力相对较低,如工业废水排放强度较高而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较低,如图3与图4所示。如此,区内有限的资源正“低价”流向长三角与珠三角,如宁德的茶叶流向浙江,闽北的木材流向广东。只有提高资源的综合利用能力,才能在有效地利用本省资源的基础上,吸纳外省甚至国外资源,进而解决资源与环境约束问题,而发展循环经济是一种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有效途径,因而是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中重要的战略举措。

4 2003年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

Fig.4 utilizing rate of industry solid waste(%)

 

3 2003年工业废水排放强度

Fig.3 industry waste water discharge intensity

 

/万元GDP

 

 

 

由上面的分析可知,在无法预见未来10-15年将会发生重大技术革命的情况下,不管是从自身的角度,还是从经济区域之间博弈的角度,若不改变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资源与环境系统都将难以支撑,整个战略的实施必将受到严重的影响,甚至会出现生态负荷大大超过生态系统的阈值而突然崩溃退化的后果。只有改变现行的经济发展方式,不断提高资源利用率与利用效益,降低污染物排放,充分利用有限的资源和环境容量,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产业和社会,才能支持经济快速发展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才能实现全面小康,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也才有可能。循环经济在生产和消费的全过程坚持3R原则(ReduceReuseRecycle),在企业内部、企业之间以及在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循环利用资源,把经济活动重组为“资源利用—产品—资源再生”的封闭流程和“低消耗、低排放、低污染、高利用”的循环模式,强调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和谐共生,以实现社会、经济和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4],因而是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的必然选择。

 

(三)循环经济是促进产业集群与城镇化发展的现实选择

循环经济的发展过程也是产业集中的过程,必然会带动产业集群的发展。它是模拟自然生态系统内部的物质与能量的循环转换,充分发掘和利用各产业之间的互补与共生关系,疏通由废弃物和已使用产品向原料转变的反向物流渠道,进而在社会生产内部形成多层次、多元化、多形式的物质循环途径,使各种生产在物质、能量、信息等方面实现动态平衡,协调共进。如此,企业之间的为实现废弃物与原材料的互补以及数量的匹配而进行的信息共享和分工协作,为区域产业集群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信息共享以及互惠协作的基础,推动了产业集群的规模扩大。一个生态工业园区(EIP)就是一个微型的产业小集群,也是一个信息的集散地和交流协作的平台。另外,循环经济具有较强的规模效应和开放性特征,循环合作的范围越大,参与的企业越多,最终废弃物的种类和数量越少,最终污染物的平均处理成本越低,生产效率也就越高。因而,具有开放功能的循环经济会通过产业链的延伸和循环范围的拓展,将越来越多的关联企业吸纳进来,促进了产业在社区内集中,进而形成一个更大的更深层次的循环型社区产业集群。其三,循环经济是产业集群发展的重要趋势。循环经济中的共享与合作是多赢的,产业之间的恶性竞争更少,良性合作更多,因此更加先进、更加稳定、更加科学,是产业集群发展的一个趋势。循环经济可以促进产业之间的合作,建立互补的共生关系,使整个社会生产系统的内部联系更加密切、运转更加协调,步入良性循环。

循环经济促使了产业的集群化发展,而城镇是物流、信息、人才、资金集聚的区域,从交易成本的角度来看,由循环经济引起的工业必将会向城镇集聚,使城镇的容量变大或形成新的城镇,也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使一部分农民可以离开土地,进入城镇的工厂,从而推动了城镇化的发展。循环经济还可以促进产业链的延伸、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增加了社会产出与就业机会,强化了人与人之间的互惠有利的社会交往,进而形成良好的社会文化氛围,促进了社会的全面发展与和谐程度。

(四) 循环经济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切入点

循环经济的发展促进了产业链向纵深延伸,向前延伸到最初的原料供应,向后延伸至服务业甚至是最终的消费者,而最初的原料大多数来自农村,服务中心大多数位于城镇,这就将城市与农村联结起来。一条城乡合作的循环产业链就是一条城乡协作交流的通道,循环经济的发展将会在城乡之间建立多元化多形式的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人才流等循环运作的渠道,为城乡之间展开全面协调合作的提供了载体和可能,使农村与城镇在不断的融合与沟通中,突破了二元的结构,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另外,按循环经济理念建立的乡镇工业和循环农业在增加农民收入的同时,还由于大量废弃物的再利用,而大大改善了农村的卫生状况,进而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促进了城乡之间的协调发展。

二 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循环经济的基础与条件

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循环经济具有良好的基础和许多有利条件,且具有巨大的潜力。

() 发展循环经济的资源与环境条件优越

福建省森林覆盖率62.9%,居全国首位,山地生物多样性资源丰富,这既可以为海峡西岸经济区生物循环经济的发展优质良好的初级原材料,也可以为区域社会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之间的循环整合提供更加广阔的选择空间。海峡西岸经济区的环境条件相对优越,据2003年福建省生态环境质量评优的区域占85.37%,评良的区域占14.63%,居全国第一。这可以为区域循环经济的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基础。

() 发展循环经济的实践经验丰富

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循环经济的实践较早,早在20世纪80年代,各地进行了生态农业、生态林业的实践,创造了多种模式;90年代末,农村开展了以沼气为核心的改水改厕工程;2002年就提出生态省建设战略,并将大力发展生态效益型经济作为生态省建设的核心内容;现在正在积极筹划循环经济“251示范工程”,并开展了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制建设研究。在这些实践中积累了许多符合区域实际的宝贵经验,同时国内外还有许多先进的经验可以借鉴与参考,因此,发展循环经济是有章可循的。

() 构建循环经济体系的经济基础良好

从经济循环程度来看,海峡西岸经济区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万元GDP的能耗、化学耗氧量、氨氮、SO2、烟尘、工业粉尘、固体废物产生量与排放总量均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10个百分点,如表2所示;只有工业废水重复利用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3.4个百分点,这主要是由于福建水系较为发达,水资源相对较为丰富,福建企业不重视水资源利用的结果。

从循环经济网络构建的角度来看,海峡西岸经济区在企业(点)、园区(片)、行业(线)、社区(面)等层次都有一定的积累,具有良好的产业基础。其一,许多企业建造了废物回用链,树立了实现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双赢的典范,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如福州人造板木业有限公司以山场剩余物、木材加工剩余物和城市木质废料为原料生产高档纤维板;以工厂可燃性木质废料和废渣为燃料,用于生产线供热,实现固体废物的资源化,每年节约燃煤10000吨;经过处理的工业废水全部回用,年节约水40万吨,仅以节约燃料、水计算,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就达468万元。其二,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形成循环产业链的基础良好,如马尾的华映光电、LG麦可龙、龟尾化工等企业形成资源共享和副产品互补的产业共生组合,初步形成了园区层面的循环经济;青口工业园区的东南汽车主车厂与配套厂合作紧密,为资源再生,形成共生耦合的生态工业园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泉港区通过循环整合可建成3条主要循环经济链。其三,圣农、鹭盛等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农业产业生态链渐成规模。如圣农利用鸡粪制有机菌肥,供应种植业;利用鸡毛制多肽氨基酸,利用鸡肠提取胰蛋白酶,利用加工下脚料做鱼鳖饲料,在饲养与加工过程中都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其四,厦门鼓浪屿已通过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开展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力争建成“零垃圾”循环经济岛,成为社区型以及第三产业循环经济的试点和示范。

2  单位GDP的物资消耗、排放情况(2003年)

Table2 material consumption and emission per 10000 yuan GDP

指标

福建

全国

能耗(吨标准煤/万元)

1.29[]

2.63

工业废水排放总量(m3/万元)

39.4

39.4

化学耗氧量排放总量(Kg/万元)

6.7

11.4

氨氮排放总量(Kg/万元)

0.8

1.1

SO2排放总量(Kg/万元)

3.9

18.5

烟尘排放总量(Kg/万元)

1.6

9.0

工业粉尘排放总量(Kg/万元)

2.8

8.8

固体废物产生量(Kg/万元)

568.6

860.6

固体废物排放量(Kg/万元)

0.8

16.6

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

49.1

72.5

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

63.1

54.8

根据“2003年全国环境统计公告”和“2003年福建省环境状况公告”计算

() 发展循环经济的潜力巨大

总体来说,海峡西岸经济区循环经济发展水平仍然较低,目前也只是处于起步阶段,缺乏系统科学的规划,循环型企业、园区、产业均较少,且多数为自发的和零散的,循环型社会基本没有,循环合作的内涵也不深刻。循环经济网络总体上表现为“(企业)稀、线(产业链)少、(园区)散、(社会)虚”,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仍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资源浪费严重,工业用水重复利用率仅为49.1%,而发达国家达80%左右;废弃物的再生利用不充分,仅20世纪90年代以来工业固体废弃物累计存量超过1亿吨,初步估算可利用而未被利用的资源价值32亿元,可再生利用而未被利用的资源价值近40亿元[5]。从系统的角度加以规划与整合就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社会与生态效益。

海峡西岸经济区循环经济发展的主要影响因素

() 反向物流系统滞后直接影响了循环经济的发展

循环经济的本质就是在经济系统内部实现物质流的循环利用与动态平衡[6],其关键是促进废弃物或已使用产品向资源或再生产品的流转或转变,使线性的物质流动模式形成闭合循环的物质流动模式[7]。反向物流是指从已使用产品或废弃物再回到资源或产品的物质流动过程。在整个产业生态系统中,它是专职的实现废弃物向资源转换的“流通者”,可以为“分解者”(再利用产业)低成本地提供充足的资源——“废弃物”,是循环经济系统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然而,海峡西岸经济区目前还没有形成反向物流平台,企业自己进行废弃物信息搜集以及废弃物的分拣、运输、存贮与加工转换,成本非常之高。对于整个产业系统来说,缺少了这一环节就不能形成有效的闭合环,进而就阻碍了废弃物的再利用,影响了循环经济的发展。

() 低成本的循环经济科技严重缺乏

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企业规模普遍较小,短视行为较为严重,使经济发展呈现“三重三轻”(重速度、轻效益;重投入、轻产出;重数量、轻质量)、“两高两低”现象。另外,企业的规模较小,循环经济科技的引进、消化与研发能力较弱。而相关循环经济科技的研究往往追求高精尖,一些实用型的低成本的科技以及循环整合型的科技反而严重缺乏,使得发展循环经济的成本较高,难以满足区域循环经济发展的需要。

() 企业之间循环合作的观念薄弱

循环经济的发展需要大量企业之间开展“废弃”与“资源”互补的多赢协作。而目前海峡西岸经济区内企业的系统整合、协同共进、循环合作的观念相当薄弱,加上合作信息的缺乏,大多数企业仍然各自为政,沟通不多。另外,闽东南沿海“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观念阻碍了相互之间的合作,丧失了许多良好的循环合作的机会,影响了福建循环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促进海峡西岸经济区循环经济发展的政策建议

一是充分发掘利用体制资源,加强立法与政策法规建设。通过立法的方式,明确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在促进循环经济发展方面的义务和职责,明确全社会推行循环经济的途径和方向。加强绿色GDP与绿色会计制度研究,建立以经济调节为主,法律和行政手段调节为辅的循环经济产业发展机制。认真执行国家鼓励循环经济发展的优惠政策包括产业政策、财税政策、金融政策等政策,结合我省实际情况,重点选择我省具有一定比较优势的循环技术和产品,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给予积极扶持。发掘与弘扬区域绿色文化,加强绿色宣传,形成有利于循环经济发展的非正式制度环境,进而通过绿色消费来引导循环经济,通过经营者的绿色社会责任与绿色经营理念来促使其发展循环经济。

二是建立科学决策的体制,统筹规划。建立循环经济发展机制,构建决策技术支持系统与相应的管理和运行机制,开展相关的战略性、前瞻性、综合性的研究,把循环经济发展纳入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决策之中,如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十一五”规划与福建省中长期发展规划等。结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主导产业、中心城市、县域经济以及产业集群等发展战略进行统筹规划,试点先行,逐步推进,。

三是提高循环经济科技开发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建设以企业为中心技术创新体系,推动产学研结合,鼓励有条件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与企业联办技术中心、中试基地,或通过联营、投资、参股等多种形式实现与企业的联合,形成多方参与、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产学研合作机制,加速优秀循环经济科技成果的转化及产业化。注重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和创新,通过综合集成和应用开发,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和主导产品。加快循环经济关键技术与装备国产化进程,组织实施国产化示范工程,提高循环经济装备标准化、系列化和成套化水平,掌握核心技术,降低工程造价。

四是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信息与服务体系,搭建循环经济低成本运行的平台。扶持企业建立区域反向物流信息中心与网络体系;放宽市场准入,引进竞争机制,鼓励服务企业优化组合,加快建立以资金融通、工程建设、设施运营和技术咨询、信息服务、人才培训为主要内容的循环经济科技服务体系。

参考文献:

[1]         蔡德奇,王开明. 福建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构想[M]. 福州: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2004:87

[2]         Paul R. Ehrlich, Anne H. Ehrlich, Population, Resources, Environment, California: Freeman,1976.80-181

[3]         李佐军. “重工业化”是工业化中后期的一般规律[N]. 经济参考报,2004-10-20(3)

[4]         冯之浚. 循环经济导论[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6..

[5]         课题组. 福建生态效益型工业发展研究[EB/OL]. http://report.drc.gov.cn/drcnet/series.nsf.2002-07-30.

[6]         Stefan Bringezu, Helmut Schmütz, Stephan Moll. Rationale for and Interpretation of Economy-Wide Materials Flow Analysis and Derived Indicators[J]. Journal of industrial ecology, 2003, 7(2):43-64.

[7]         Paul H. Brunner, Helmut Rechberger. Practical Handbook of Material Flow Analysis[M]. Boca Raton:CRC press, 2003:35-41



*资助项目:福建省社科规划重点项目(2003A029)与福建省软科学项目(2005R007)。

[]历史并没有像他们预言的那样,不过这主要得益于第一次产业革命(技术进步)。

[]该数据为1990年不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