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为了八闽大地清水长流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水污染防治法检查侧记

信息来源:本网 发布时间:2012-04-06 16:55:00 作者:门户网站管理员

2011114发表)

□ 本报记者 陈才源     

102427日,一场关注民生的监督之旅展开了。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道溪,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城工委主任谢兰捷带领部分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代表及省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分两组赴闽江、九龙江两大流域的福州、三明、南平、厦门、漳州、龙岩,对我省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的情况进行检查。记者跟随执法检查组,深入闽江流域进行了跟踪采访。

 

饮用水源保护:情况有喜有忧

    饮用水源安全一直牵挂着省人大领导、省人大代表的心。执法检查组发现,各级政府高度重视饮用水源保护工作,在水源地保护的整体规划、监控管理和综合整治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明显成效。在福州采访时,记者了解到,福州市委、市政府连续多年将饮用水源保护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注重饮用水源保护能力建设,建立长效机制,推进饮用水源保护区封闭式规范化管理,加强水源地水质预警监测能力建设,已形成对福州所辖7县(市)共13个县级饮用水源地、67个乡镇级饮用水源地水质监测的全覆盖,并逐步完善了应急机制。

    东牙溪水库是三明市区唯一的饮用水源,被称为“生命之水”。在水库上游的两个村庄,记者看到,分别建成了生活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有效缓解了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生活污染。一座水质自动监测站竖立在东牙溪水库边,实现了对水质的实时监测。同时,该市严禁载有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通过水源保护区路段,有效地消除了安全隐患。

    然而,成绩背后有隐忧。“尽管各级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但用《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的标准来衡量,还有不小的差距,形势不容乐观,工作仍需加强。”谢兰捷不无忧虑地说。

    在闽清县城自来水厂取水口,记者发现,靠取水口一侧是居民聚集地,取水口上方荒地被当作菜园,如施肥或喷洒农药极易污染水源,同时,一艘采砂船正在取水口正对岸作业。在南平市延平区安丰水厂水源地,记者看到,取水口处的隔离网已被破坏,三三两两的人群正在取水口周边游泳,沿岸依然有不少垃圾堆放。采访中,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对取水口处的游泳行为很难时刻进行监管。虽然在取水口处设立了隔离网、通告牌等,并多次执法,但隔离网经常被破坏,游泳行为屡禁不止,甚至一些当地领导参与其中。执法检查组指出存在的问题,要求立即进行整改。

 

城市污水处理:加快管网建设

    执法检查组每到一地,都检查工业集中区及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情况,详细了解包括排污许可制度执行情况,水污染物处理设施建设、运行情况,水污染事故应急处置方案制定情况等。据悉,“十一五”期间,我省完成了县县建有污水处理厂的目标,但管网配套工程却相对滞后,影响了污水处理厂污染减排效益的充分发挥。

    在南平检查期间,执法检查组重点察看了城市污水配套管网建设情况,发现工程正在紧张施工中。据悉,南平市本级、各县(市)城市污水配套管网已建317.81公里,完成总投资的74%

    在三明列西污水处理厂,记者看到,这里的出水口水质清清。执法检查组频频点头,对处理效果感到满意。据悉,三明目前已经累计完成污水管网投资4833万元,通过完善城区污水配套管网,提高了生活污水收集率,污水处理厂负荷率从去年年底的54%提高到74%

 

跟踪监督项目:大多整改到位

    去年4月,省人大常委在全省开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及《福建省环境保护条例》执法检查,从检查项目中筛选出20个作为监督跟踪整改的项目,并向社会公开。此次执法检查对这些项目整改情况进行重点检查,发现大多数已整改到位。

    福州内河污染整治被列为其中一项。今年初,福州市启动75条内河的整治工作,计划投资70亿元,实施统一规划、统一截污、统一补水,建设“水清、河畅、路通、景美”的内河环境。去年省人大环保执法检查中提出的晋安河(东浦路——思儿亭段)整治工作,截污工程已经完成,正在进行景观工程改造。

    在南平检查期间,执法检查组首先直奔南平市种猪场。这个猪场因建于禁养区被责令整改。记者在现场看到,种猪场已全部搬迁、停止养殖,现场工人正改造空猪栏,安装电缆加工设备,改制转型为电缆加工企业等。

    郑道溪在参加对福州的检查后指出,各地高度重视水污染防治法的实施,近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一些新成效、新突破,但水污染防治是事关经济发展大局、事关民生的大事,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处理好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要加强水污染防治的规划和基础设置建设,加强重点流域、重点区域、重点行业的整治,重中之重是要切实加强饮用水源保护,确保人民群众饮水安全。

 

 

 

 

 

 

 

 

 

 

 

 

 

 

 

 

 

 

 

 

 

 

 

 

 

 

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见闻系列报道》如下:

 

环保养猪的“丰泽模式”

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见闻之一

2011114发表)

□ 本报记者 陈才源      

    近日,记者跟随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组来到福清市丰泽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发现这家现代农牧企业堪称“环保养猪”的样本。

    沿着水泥浇灌的山路漫步,两边是挺拔漂亮的巨尾桉和大叶相思树,放眼望去,远处漫山种满各种果树;走进林子,休息长凳、圆桌等休闲设施应有尽有,凉爽的山风从苍翠的竹林掠过,送来阵阵清香……这就是福清市丰泽农牧科技有限公司的“花园式猪场”。据悉,这里原是福清阳下街道作坊村堆放垃圾的一座荒山,如今山上绿树成阴,一棵棵经济树木茁壮成长,大面积供猪食用的牧草青翠欲滴,几十间猪舍隐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木当中。

    说起这里的变化,不得不提起丰泽公司的创始人——作坊村村民陈家文、陈家钊兄弟俩。十几年前,福清的大部分猪苗都靠外地调入。陈家文、陈家钊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办一个母猪养殖场。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的陈家钊觉得,建猪场关键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猪粪便的污染处理;二是猪疫病的防治。

    兄弟俩决定先种树后养猪,并将养猪场选址在村里这座堆放垃圾的荒山。从1997年开始,陈家老小披荆斩棘,在山上种植龙眼树和巨尾桉等经济树木。2003年,近2000亩的荒山上种上了1100亩的优质龙眼树,16万棵巨尾桉、樟树和大叶相思树,以及大面积供猪食用的牧草。这些树木都长大了以后,陈家文、陈家钊兄弟俩才在山上建设了生猪基地。经过多年的努力,猪场现有存栏母猪2000余头,年出栏优质种猪和猪苗4万余头。

    养猪规模上去了,猪粪便的处理是个大问题。丰泽公司投入200多万元,引进台湾红泥塑料沼气技术,在半山腰建起一个沼气池。2000多头猪产生的粪便经过处理后,利用山体自然落差,建设配套沼液灌溉系统,用于种植果树、经济林、生态林等。花草树木改善了生态环境,起到防疫天然屏障的作用。此外,猪场雨水、污水管道分别埋入地下,雨水流向山下农田,粪水流向沼气池,实现了雨污分流。

    先种树后养猪,建起猪场后以猪“养”树,种植业和养殖业完美结合,实现了养殖业污染物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零排放”目标,丰泽公司走出了一条兼顾经济和环保的生态养殖新路子。现在“丰泽牌”猪苗已形成品牌效应,畅销省内外。

 

农村生活污水的“诗意”处理

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见闻之二

20111111发表)

□ 本报记者 陈才源     

    秋日的阳光下,盛开着金黄色花朵的美人蕉长势茁壮,伞草、鸢尾草、麦冬草错落其间,加上弯曲的小道形成了错落有致的景观。这是记者近日随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组来到三明市三元区中村乡中村村采访时,这里的人工湿地公园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中村人工湿地公园不仅是个景观,还是个水质“净化器”。这些植物不光是环境的“美容师”,更是处理周围村民生活污水的“功臣”。据介绍,中村生活污水处理系统工程是采用高效复合人工湿地生态处理工艺,运用污水处理与景观为一体的模式。该处理系统由哈尔滨工业大学设计,设计能力为1000/日,项目总投资158万元,占地2800平方米,其中绿化面积1600平方米,现处理污水约280/日,年运行管理费用约5.2万元。

    尽管时近深秋,在中村人工湿地的滤池上,记者仍旧看到一大片长势茂盛的绿色植物。据介绍,这些植物主要有风车草、芦苇、美人蕉等,通过这些植物发达的根系以及较强的吸附能力,能有效去除污水中的氨氮以及小分子有机物。通过人工湿地的层层过滤,实现生活污水深度处理,排出的水达到国家城镇污水污染物排放一级A标准。

    而在附近的中村乡回瑶村,记者发现这里也有一个污水集中处理系统。据介绍,该系统采用阿科蔓生态处理技术,设计日处理能力300吨,现日处理生活污水约170吨,出水水质指标也达到国家城镇污水污染物排放一级A标准。一位村民对记者说:“建成这个污水厂后,苍蝇蚊子少了,难闻的气味没了。”

三明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两个村紧邻东牙溪水库,位于饮用水源保护区内,建成生活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后,有效缓解了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生活污染。更为关键的是,通过对农村污水进行治理,村民的环境意识提高了,卫生习惯也变好了。

 

“停在纸面上”的污水处理厂

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见闻之三

20111118发表)

本报记者  陈才源     

    一个省级循环经济园示范试点园区,按照要求本应在今年6月底前建成投入使用污水处理厂,时至今日仍是空地一片,项目建设停留在纸面上。近日,记者随2011年福建环保世纪行采访组来到三明市沙县金古经济开发区,看到了如此奇怪的现象。

    来到位于闽江支流沙溪河北岸的沙县金古经济开发区,气派的金古经济开发有限公司(即金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就映入眼前。据悉,这个开发区筹建于2003年,分为北区、南区、东区以及青州麦丹生物科技产业园四个功能区,正在申报省级经济开发区。其中,北区定位为机械金属深加工、高新技术产业集中区,目前已经基本建成,入驻企业20家,属于金属深加工产业的企业有15家,投资亿元以上企业10家。按照园区规划和规划环评批复的要求,园区北区应兴建1座污水处理厂。

    当采访组向金古经济开发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了解污水处理厂建设情况时,该负责人表示,之前曾编制完成了污水厂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但是由于评审时专家意见不统一、原设计单位不配合、需增加工程投资费用以及项目整合等原因,目前已放弃原有方案,正在进行新的项目设计方案商谈。

    记者了解到,金古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厂建设项目是省、市下达的目标任务。20108月,三明市人民政府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工业园区环境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要求金古经济开发区要自建污水处理厂,且在20116月底前建成投入使用。该《意见》还提出,对未在规定时限内建成投运污水处理厂的工业园区,暂停工业园区内排放污染物的建设项目立项、用地、环评审批。

    时至今日,金古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厂工程仍无实质性进展,唯一的进展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报告,但其他项目引进却没有丝毫减缓的迹象。据悉,金古经济开发有限公司是沙县县政府下属企业,虽然有关部门多次对其督促,但收效甚微。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没有建成污水厂的经济开发区,居然还被评为省级循环经济园示范试点园区之一。

    那么,金古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随行采访的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谢兰捷一针见血地指出,与气派的办公楼相比,污水厂迟迟未建的原因就是领导重视不够,措施不得力。

    令人欣慰的是,污水厂建设似乎渐露曙光。记者在金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内发现一张污水厂项目进度安排表,分别确定了工作内容、时间、责任人和责任领导。管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已经专门成立项目领导小组,重新启动项目建设,并抓好落实,争取明年内完成园区污水处理厂建设。

 

 

 

 

福建人大环保执法检查聚焦饮用水源保护:

水源地岂能成为游泳场?

20111118发表)

 

本报记者  陈才源     

    水源保护区竟成天然游泳场、取水口紧靠居民区易受污染、水源地水质部分项目偶尔会超标……近日,记者跟随2011年福建人大常委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组到福州、南平、三明等地的饮用水源保护区了解情况,发现一些地方的饮用水源保护情况不容乐观。

 

南平水源地:游泳现象竟多年难禁

    南平市区大部分市民的生活用水来自安丰水厂。在安丰水厂取水口,记者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三三两两的人群在这里游泳。记者发现,这里虽然设置了禁泳标志、防护墙,拉起了铁丝网,但防护墙和铁丝网已被破坏,同时沿岸依然有不少建筑垃圾堆放,上游不远处是居民聚集区,河边建有运砂码头,生活污水目前仍未全部接入污水管网。

    记者了解到,安丰取水口游泳这一违法行为屡劝不止,已经持续好几年了,一些人还随地大小便,严重影响了水质。在夏季,每天有上百人在此游泳消暑,甚至当地一些领导干部还参与其中。当地人对此甚至已经习以为常。安丰水厂有关人士表示,虽然设置了许多防护设施,但都被破坏掉,也多次派人进行劝阻,游泳者却置若罔闻,收效甚微。检查组要求,当地政府要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杜绝这一现象。

 

闽清自来水厂:居民区紧靠取水口

    闽清县城自来水厂白水坑取水口周边建成了半月型防护网,沿岸垃圾已被清理干净,但水源安全仍存不少隐患。按法律规定,一级水源保护区内严禁任何生产开发活动,但记者看到,取水口上下游沿岸均是居民区,紧邻取水口附近的荒地已被开恳成菜地,一位农民正在施肥,同时,一艘采砂船正在取水口正对岸作业。

    据悉,由于距离居民区太近,附近居民产生的生活污水会倒流到该处取水口,而附近菜地的施肥或喷洒农药也极易污染水源。并且,由于取水口处于闽江水口库区下游,水位低,在枯水期甚至取不到水。令人欣喜的是,闽清县已计划将该取水口上移,远离居民点。

 

三明东牙溪水库:部分项目偶尔超标

    东牙溪是三明市区20多万人唯一的饮用水源。来到东牙溪水源保护区时,记者发现,一座水质自动监测站竖立在水库边,实现了对水质的实时监测。上游靠近库区的两个村庄分别建成了生活污水集中处理设施,缓解了对水源地的污染。

    根据环保部门监测,该水库部分水质监测项目还存在偶尔超标情况。据了解,东牙溪水库上游有十几个村庄,大部分村庄的生活污水直排。上游的一些畜禽养殖污染也不容忽视。因此,如何加强饮用水源的保护力度,尽快启动第二水源建设,已经成为当地热议的话题。

    饮用水源安全一直牵挂着省人大领导、省人大代表的心。看到水源保护区的现状后,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城乡建设委员会谢兰捷不无忧虑地说:“尽管各级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但用《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的标准来衡量,水源保护还有不小的差距,形势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