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JSP 'MyJsp.jsp' starting page

福建养殖污染治理亟待解困

信息来源:本网 发布时间:2012-04-09 15:43:00 作者:门户网站管理员

2010430

    本报记者  魏然     

  福建省畜禽养殖业给环境造成较大的污染负荷,目前畜禽养殖业排放的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均已占到全省排放总量的60%。最近省人大在环保执法检查中发现,部分养殖重点区域盲目发展养殖业,污染日趋严重;禁养区内畜禽养殖的搬迁难度较大,莆田、三明、南平等地拆除工作进展缓慢;禁养区外治理工作尚未全面展开,一些地方存在反弹隐患;而龙岩的汀江流域仍有部分畜禽养殖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据悉,畜禽养殖污染将被列入“十二五”减排重点,养殖污染整治亟待解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强调:治污关键要治本。

污染不容忽视

  我省养殖场点多面广,多分布在各流域的中上游附近,许多养殖户处理能力不足,污水排放严重影响饮用水源地水质。据统计,截止2008年底,全省存栏量生猪1324万头、牛71万头、禽类9340万头;存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化生猪养殖场3054家,其中在禁养区内的555家,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的2090家,占总数68.4%;有887家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无综合利用设施或无害化处理设施,占总数29%;设施不能正常运转或污水不能达标排放的养殖场有948家,占总数31%

  2009年初,九龙江流域爆发了“水华”事件,上游畜禽养殖污染正是“水华”事件的罪魁祸首。养殖污染整治再次引起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重点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的意见》,要求全省“六江两溪”流域所在地政府于2009年底前完成禁养区内规模化生猪养殖场搬迁、关闭、拆除、清理,禁养区外的规模化生猪养殖场达标排放或零排放,在生猪散养户聚集的村庄、区域建成污染物集中处理设施。

养殖回潮必须严防

  按照相关规定,九龙江、汀江、闽江干流和一级支流沿岸1公里及其他支流沿岸500米划定为禁养区,干流及一级支流沿岸5公里划定为禁建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禁养区内规模化生猪养殖场搬迁、关闭工作如火如荼展开。

  位于九龙江上游的龙岩市生猪规模养殖率位居全省设区市第一。据龙岩市副市长张斯良介绍:去年全市累计关闭拆除生猪养殖场11388户,关闭拆除猪舍面积236.6万平方米,清(减)栏生猪91.7万头。

  漳州市去年投入禁养区养殖场拆迁补偿资金达9620万元,关闭拆除养猪场13594家,面积222.94万平方米,处理生猪71.97万头。

  为了重点流域整治工作,省环保厅副厅长王国长几乎每个月都要到龙岩。他忧心地表示,目前一些禁养区内的养殖场并未完全拆除,这项工作必须限期完成;而已关闭拆迁的养殖场因转产难和传统习惯还有可能出现“养殖回潮”现象,要防止这些问题,都需要各地市加大整治力度。同时要将环保考核机制和长效管理机制落实到位。

治本从规划环评开始

  在完成禁养区内规模化养殖场取缔工作后,禁养区外养殖场的污染治理仍然是一道难做的功课。不少养殖场搬到偏远地方后,只是转移了污染源,只要污染存在必将造成环境隐患,同时对监管工作也是很大的挑战。为此,省人大执法检查组与当地人大、政府面对面共同探讨什么才是治本措施。要治本就要从源头上、从根本上减污治污,做到无害化科学化养殖,实现污水达标排放甚至零排放。一头猪的排污量相当于4~8个人排污量,随着生猪养殖业的发展,这么大的污染物排放量只会让环境不堪重负。因此,治本应该从规划环评开始。各区域必须根据当地环境承载量、水环境容量和生态状况进行养殖业的规划环评,科学引导养殖布局,合理控制养殖规模,只有这样才能控制污染排放总量。

  龙岩大池镇的秀东村生猪散养农户多,一眼望去,满目皆是猪舍,却没有系统的污染防治措施。记者看到,村里只有两个露天大池,里面蓄满了浑浊的污水,这就是全村20多家养猪户的污水沉淀池。虽然污物通过管道集中到沉淀池,但未经任何处理。沉淀池没有采用水泥硬化或防渗透措施,污水随时可能污染地下水,若逢雨季,必将溢出沟渠污染环境。据了解,在新罗区像这种储藏式处理沼气沼液的并非一家。省人大常委李敏指出,这种沉淀法的治理方式是粗放式治理,治理办法没有后续跟进,又无科学的操作规范,必然会造成环境污染。散养户聚集区应尽快建成污染集中治理设施,让养殖污水达标,并转化为沼气沼渣等有用的资源。面对资金筹措难等问题,散养户集资投建污染治理设施或许是一个可供参考的方案。

环保技术如何推广

      生态种养模式和洛东生物发酵舍零排放技术是时下规模化养殖场防污治污最好的技术。

  在漳州南靖,记者看到猪--果(草、林)的生态种养模式在这里颇受欢迎。一些养殖户从禁养区内搬出后,在新址承包了大片的香蕉林、种上了桉树、猪饲料草——狼尾草等,猪粪水经处理后产生的沼液是香蕉和桉树的天然肥料。

  莆田优利可农牧发展有限公司在采用洛东生物发酵舍零排放技术方面为全省养殖户提供了较好的样板。走进优利可养殖场,只见天蓝色顶棚的猪舍列队排开,钢架结构的生物发酵舍宽敞通风,采光充足,生猪饲养在铺着锯末、谷壳、米糠和洛东酵素混合成的垫料(发酵床)上,垫料中的微生物将猪粪尿降解、消化,猪舍无粪尿和污水外排,真正从源头上杜绝了污染,猪舍里几乎闻不到什么臭味。

  这些技术虽好,但要全面推广却不易。虽然政府对投建沼气池、生物发酵舍等都有相应的补贴,但由于养殖户考虑到投入成本等问题使这些技术被拒之门外。仅有环境效益,技术再好也难打动养殖户,如何让环境效益与经济效益完美结合,这需要更多的环保宣传、技术指导和更多的典型示范。漳州丰侨农牧有限公司不但养猪还建起了有机肥厂,利用猪粪、沼渣、沼液发酵制成的有机肥很适合花卉种植,在漳州当地销路颇好。

  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有些技术到了养殖户那却走了样,有的养殖场虽然实行生态种养,但养殖废水跑冒滴漏现象仍然存在。龙岩市朝阳农牧公司是新罗区最大的生猪养殖场。在养猪场周围有着成片的桉树林和狼尾草。养猪场配备了沼气池和沼液储备池,处理过的废水用来发展林业和果树种植,呈现出种养结合的生态养殖模式。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通过当地标准化和我省无公害生猪基地验收的规范化生态养猪场,却很难实现污水零排放的目标。在现场,记者看到,由于沼液池储存量过小,猪场废水溢出,恰逢雨季,随着雨水流入山涧小溪。省农业厅畜牧总站工作人员张国奋提出,业务部门要加强技术指导。在实行猪--林等种养模式时,养殖业和种植业结合,必须配套一定面积的林地果园,如2~3亩种猪要有一亩的林地果园,这样才能充分吸纳沼液。但不少地方污染排放量超过果、草、林的消纳量,仍会造成污染。除此之外,规范化操作和科学化管理也显得尤为重要。

我省的养殖污染整治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污染防治任重道远。要处理好养殖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必须堵疏结合,政府各职能部门必须加强监管,形成长效管理机制,而坚持科学、可持续发展才是最终的解困之道。

 

 

卓鹰制铁“烟”熏城区

龙岩减排任重道远

2010416

魏然

本报讯  去年,龙岩市关闭了原城区18家水泥污染企业,年减排二氧化硫1340吨,为改善市区空气质量作了不小的贡献。可位于新罗区曹溪镇东山村的卓鹰制铁有限公司,却一直还是龙岩市的污染大户。该公司一年排放的二氧化硫就高达2711吨,相当于已关闭的18家水泥污染企业年排放的2倍。这样一家重污染企业将面临怎样的环保处罚。近日记者随省人大执法检查组随机抽检时来到该企业。

卓鹰制铁有限公司年产80万吨铁、60万吨钢。由于该公司正处龙岩城区上风向的位置,大量的二氧化硫、粉尘排放严重污染龙岩市区的空气,影响环境质量,当地人民都盼着这样的企业早点搬走。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该公司存在以下问题:两座180m3炼铁高炉和78m2烧结机,2006年未批先建并投入生产;1120m3高炉除尘器不运行,长期没有办理验收手续;24m2烧结机不符合产业政策;烧结机SO2自动在线监控,没有数据,长期运行不正常;除尘系统不能对烟气进行有效捕集,无组织排放严重;企业档案资料管理不规范,不能完整提供有关立项、审批及环保资料。据悉,当地政府及环保部门早就明确要求“卓鹰”完善脱硫除尘设施,做好搬迁工作。由于搬迁在即,该公司如今不愿再花钱投入脱硫除尘设施,这使得污染治理陷入两难境地。

在场的龙岩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表示将关闭拆除“卓鹰”落后设备,并在年底前完成搬迁。一家这么大的企业要完成选址搬迁的各项工作,并根治污染,这需要政府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和企业的自觉性。离年底仅剩八个月,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百姓远离“卓鹰”这一污染大户,我们拭目以待。

 

 

梯级水电站闸断母亲河

九龙江疑似人工堰塞湖

2011114

□ 本报记者  魏然  

九龙江,福建第二大河流,全流域总长2000公里,流域面积1.4万平方公里,是龙岩、漳州、厦门上千万人民的母亲河。近年来,养殖污染、水电站梯级开发,造成九龙江流域水环境污染以及生态破坏的问题已是不争的事实。福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连续多年将饮用水源保护作为为民办实事工程。在做了大量的前期调研工作后,日前省人大执法检查组再次将检查对象锁定九龙江等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情况。

小水电的疯狂

    沿着九龙江流域上游地区龙岩市顺流而下,途经漳州,直至厦门。可以看到,一级级水电站如雨后春笋般遍布九龙江,即便是水电站建设控制相对严格的九龙江北溪干流,也已布满了10级电站。从龙岩漳平到漳州华安境内,基本上是每10公里就有一座水电站。大部分水电站上马之初并没有经过规划环评,它们给九龙江流域带来的生态灾难已经日益显现。20091月底,九龙江北溪多数库区爆发大规模甲藻水华,严重影响百姓饮水安全。甲藻事件给人们敲响了生态警钟。

    为了优化水资源配置,最大程度减小水电站对生态的负面影响,2009年,省经贸委、省环保厅、省水利厅、福州电监办联合下文,明确要求省内所有水电站严格执行最小生态下泄流量。根据数量、大小、类型、分布等特点,各水电站须分批分期安装水电站下泄流量在线监控装置并与环保部门联网。最小下泄流量是指为满足维持区域河道的基本生态功能和群众生产生活及其他用水需求,所需要区域内水电站下泄的最小流量。但是检查组发现,一些水电站因下泄流量不足而造成河道减水、脱水甚至干涸的现象仍然存在。

等水喝的被动

    龙岩漳平铁路水厂地处九龙江上游,如今就面临着被动取水的局面。建于1995年的漳平铁路水厂,设计日供水量为1万吨,实际日供水量3500吨,供水对象为客车用水、铁路单位生产用水和职工的生活用水,供水人口约1万人。双洋镇漳平铁路水厂取水口下游100至上游4000水域(含美乾水电站库区)及其右岸外延至一重山脊和左岸外延至永漳公路(不含公路)范围陆域被划定为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但记者看到,水源地内水量稀少,河床裸露。“正值枯水期,水本来就不多”漳平铁路水厂负责人说,“这会儿上游的水电站没放水,水就更少了。如果要取水时,水厂就得打电话给上游的美乾水电站要求放水。”

    在离铁路水厂上游不过几百米的地方,座落着美乾水电站。在美乾水电站岸边堆放着生活垃圾,而这里正处于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查看该水厂的最小下泄量监控后,省人大执法检查组发现该水电站并没有完全达到最小下泄量的要求。对此,美乾水电站也叫苦不迭:“我们也没办法,上面还有大的水电站,他们不放水我们就没水可放。”为了蓄水发电,水电站截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层层截水,层层等水的怪象在循环着。造成的直接危害就是,九龙江水体流速减缓,自净能力下降,水生态功能紊乱。

    在漳平境内的华口水电站,是九龙江北溪干流梯级开发方案中的第二个梯级低水头河床式水电站。在这段水域内,水葫芦开始增多。而到了漳平与漳州华安九龙江交接处的小杞水电站,水葫芦已呈疯狂滋长的态势。成片的水葫芦在打捞后没有及时处理,堆积在岸边发黑腐烂,再次污染水体。小杞水电站负责人无奈地说:“即使当天打捞完,不出三五天,水葫芦又会冒出水面连成片。”打捞水葫芦工作繁重,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水环境问题没有解决,水葫芦很难断根。有关环保人士担心“水电站的过度开发已让九龙江成为人工堰塞湖”。

    九龙江,曾有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黿、二级保护动物鳗鲡在内的众多鱼类。1981年,龙岩市尚存鱼类53个种类,而如今,其中的30多个鱼种已经绝迹;而漳州在1984年还尚存167个鱼种。水电站砍断了鱼类洄游的路,目前九龙江野生鱼类几乎绝迹。厦门市人大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以前九龙江有一种味道鲜美的香(音)鱼现在已经没了,水电站的建设没有留出专门的鱼道。”

    到了漳州境内,九龙江水质逐渐变差。漳州华安曾因盛产九龙璧石而出名,如今还因水电站多而出名,在其境内目前还有个大型的水电站正在建设中。

  厦门,是个淡水缺乏的海岛城市,又处于九龙江的下游。九龙江水华事件的发生至今让这个城市谈之色变。如今,厦门已开始自救,着手第二水源的建设。

治水难的纠结

   养殖污染、水电站过度开发、工业污染等问题相互纠结着。今年上半年九龙江流域水域功能达标率和Ⅰ-Ⅲ类水质比例分别为88.3%86.7%,较上年同期均下降了5个百分点,龙岩雁石桥断面、漳平顶坊断面、长泰洛宾和洪籁汤坑桥断面水质超标。重点流域水环境整治任重道远。能否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水环境保护上,我省出台了多项措施,包括重点流域禁限养殖区的划定、水电站规划环评,加大上下游生态补偿力度等。目前我省已完成68条面积在500平方公里以上的流域综合规划环评,并对其中117个不符合要求的水电站予以否决,对147个水电站要求进一步论证。

  事实证明,跨区域水污染防治工作如果单靠一个城市或几个部门的努力必然举步维艰。龙岩、漳州、厦门三地的人大、政府部门曾多次碰头协商污染整治问题。下游地区希望上游城市能提高认识,大力推进污染整治。上游地区也有苦衷:地处上游,水环境保护压力大,各级财政投入缺口不小。2009年,漳州市关闭拆除禁养区内养猪场1万多家,处理生猪70万头以上。今年以来,龙岩市也关闭拆除九龙江流域生猪养殖场152户,面积4.27万平方米,新增削减生猪存栏2.46万头。然而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养殖污染反弹回潮现象严重。三地市多次的商讨至今无果。

  在此次检查中,龙岩、漳州、厦门三地共同呼吁:尽早出台《福建省流域水环境保护条例》,对出界断面水质进行严格考核。他们希望省里能创新跨区域的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机制,加强对九龙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的统一领导和监管,让生态补偿基金能常态化、制度化,进一步健全应急联动机制、奖惩机制。龙岩市还建议,我省与广东省协调,参照广东与广西流域补偿的做法,建立韩江-汀江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同行的省人大代表认为,水环境保护工作要从加强流域经济产业的规划做起,要针对不同地区、不同流域的环境承载能力做好规划环评工作,把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如何防止污染往支流、小流域、山区甚至上游地区转移;怎样加强水电站企业的监管;同时还要避免下游地市在开辟第二水源后,忽视对第一水源的保护……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平和工业园区“藏污纳垢”

污水处理厂建设怠速

20111111

□ 本报记者  魏然     

    本报讯  创办于1999年的漳州平和工业园区,前几年从市级园区晋升到省级园区,但是园区污水集中处理厂至今建设怠速。日前,省人大在《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时,要求该园区加快污水集中处理厂建设。

  平和工业园区规划面积4.85平方公里,现开发面积近3平方公里,已形成机械、建材、造纸、医药、食品加工等产业,进驻企业42家,已投产28家。目前,园区内企业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的仅15家。园区内企业偷漏排或环保设施停止运行的现象时有发生,给九龙江西溪支流黄井溪带来污染。

  为加强工业园区环境整治,省政府曾明确要求各地加强工业园区环境整治,所有工业园区限期实行污染集中治理。未实行集中治理的工业园区今年底前要建成集中治理设施或者将工业园区污水经排水许可论证后接入城镇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

  据了解,平和工业园区污水集中处理厂于201011月动工兴建,占地面积20.5亩,总投资2468万元。目前在建的一期土建部分日处理能力为1万吨,污水处理能力为5千吨,计划于今年年底进入设备安装及运行调试阶段。平和工业园区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和投运,将从根本上解决园区污水处理问题,为防止黄井溪水环境污染提供重要的环保设施保障。1026日,省人大执法检查组发现,平和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和配套管网铺设工程建设缓慢,年底前实现竣工可能性不大。随后,检查组还检查了园区内的星鑫金属有限公司和凤竹纸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并要求企业要提高认识,积极实施清洁生产,做到不偷漏排。

  平和工业园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将通过倒排工期,倒逼进度,倒查责任,加大推进园区污水处理厂和配套管网工程建设力度,确保今年底前完成设备安装并试运行。同时加强巡查,强化监管,确保园区企业污水处理设施正常运行,污水达标排放。平和县政府表示,平和地处“五江源头”,做好水污染防治任务艰巨,意义重大。今后将加大贯彻实施《水污染防治法》力度,进一步加强水环境综合整治,严把项目审批关,从源头上防止污染源的产生,加大企业排污监管力度。